有这样一位球员,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,出生在一座名为多特蒙德的城市,少年时期便从多特青训营,开启了足球之路。后来,他被多特放弃,无奈出走,直到在低级别球队红白阿伦,他才得以走上职业生涯。几经辗转,凭借着勤奋和如同火箭般的进步,他被老东家看上,最终重返多特蒙德。2014年,他入选了德国队最初的世界杯名单,虽说因为种种原因,他没能登场,但他依旧是德国球迷都忘不了的那一个。他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罗伊……凯文·格罗斯克罗伊茨。

是的,上述这位,连名字都会被误认为是罗伊斯全名的球员,确实不是罗伊斯,他是多特悍将大十字。这个外号来自他名字的意译——“Gross”意为“大”,而“kreutz”则意为“十字”,于是面对那个绕口且难记的什么什么罗伊斯,大家更习惯叫他大十字。

其实,他与小火箭罗伊斯很不同。小火箭从一开始,就展现出了不错的天赋,而被多特放弃,仅仅只是因为身体过于单薄。然则,作为悍将的大十字,起初身体瘦小但不算弱,只不过是速度慢、脚下拙、球商低、毫无灵性可言罢了,这糟糕的天赋,很难让人看到希望,15岁便被放弃。

起初,在红白阿伦的大十字,也难以进入一线队,表现极为挣扎。后来,球队降至地区联赛后,他才开始得到机会。无论是前有的克洛泽,还是后来的瓦尔迪,这些故事,放在大十字的身上,似乎都不太和谐,因为这个球员,属实是太平庸了。

我们后来知道的那个大十字,除了硬朗、铁血、强悍、激情、精神属性爆棚外,听到最多的一个词,或许就是“全面”了吧。就如同他出道时的“全面不行”一样,他成了一个除了全面,却“一无是处”的球员。

成名后的大十字,是出了名的万金油。每个位置都能打,甚至连门将都打过。过了这么多年,你问我大十字是踢什么位置的,我是真答不上来。但即使是巅峰时期,他的每个位置,也最多是及格线上加那么一点点,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。就这么,大十字成为了继现任拜仁体育董事萨利之后,德甲最全面的人。官方也一度做出吐槽,渣叔治下的多特最强阵容,便是十一个大十字。

14年世界杯前,赌王克鲁泽曾在一周内上演过作死帽子戏法,勒夫起初忍下了梅开二度,最后还是将克鲁泽踢出了国家队。但对于同样一直在作死,何止帽子戏法,甚至都要九五之尊的大十字,勒夫选择了包容,还做出了极其双标的解释。我想,真正打动勒夫的,能让勒夫如此护犊子的,还是大十字的全能。

因为能跑,大十字还获得过“Lunge der Liga(联赛巨肺)”的绰号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患有季节过敏性哮喘,必须经常依赖哮喘喷雾。

如果你说,大十字是多特球场上的最佳十一人,肯定会有人反驳。但,如果你说,大十字是南看台上的最佳十二人,我相信,无人敢说一个不字!

生于多特蒙德的大十字,或许一开始就将BVB刻入了DNA里。6岁的大十字,便和老爹马丁,在威斯特法伦见证多特击败汉堡,反超不莱梅,捧起沙拉盘。7岁那年,他就成为了多特季票的持有者。

在阿伦时期,大十字就特思乡。即使是自己第二天有比赛,也会溜去威斯特法伦看多特比赛。也因为这个事情,大十字多次被球队处罚。印象里,后来在达姆施塔特时期,有一次大十字禁赛恰好碰上了鲁尔德比,主帅先发制人地表示:我相信大十字会留在球队,在看台上为我们加油,而不是去看鲁尔德比。

大十字还有很多相关的段子,比如有次开车时,发现快没油了,一看这里是盖尔森基辛(沙尔克所在的城市),最后硬是冒着抛锚的风险,离开了盖尔森基辛界,才开始找加油站。大十字还说过:“沙尔克降级我能笑一年”。

大十字有次对着多特经理林舍曼立flag,如果这一年球队能夺冠,他就徒步从训练场走到球场,而且途径每一个酒馆,都会停下来,至少喝一杯啤酒,而第一家和最后一家,还会喝烧酒。《图片报》也特意帮大十字算了下,徒步路程有11.8公里,途经27家酒馆。这不比什么倒立拉稀和日电风扇更燃?

你以为大十字都是口嗨?12年,他立下flag,夺冠就剃头,这次真成了。大十字没有食言,果断找来了托尼,在球场内,捧起沙拉盘时,现场剃了头。

职业生涯结束后,大十字在多特蒙德开了家名为“Mit Schmackes”的餐厅。哈兰德在鲁尔德比进了球,大十字当即表示,哈兰德可以来他的餐厅吃一年的霸王餐。

关于未来,除了开餐厅以外,大十字还有个理想工作……当时,和穆科科关系要好的大十字表示,如果穆科科有麻烦,随时可以来找他。于是有次记者打趣问他,以后不踢球了打算做什么工作?穆科科的保镖吗?大十字没有犹豫:“那确实是我梦想中的工作”。

也正是如此,大十字从阿伦回归多特后,就接替了德德传X头子的工作。据说,每有新援加入时,必须和大十字同寝一夜,以便了解多特的历史与文化,以便能更快地爱上这里。

大十字陪多特进入了最美好、最疯狂的时代,国内双冠王,欧冠亚军。也随着日耳曼战车,一起夺得过大力神杯,他无疑是传奇。

但态度糟糕,沦为替补,炮轰高层,大十字再次被扫地出门。28岁的他,已沦落至德丙,且表现也较为挣扎(斯图德乙时期,《踢球者》为“大十字”打出的平均分只有4.05(1分最高,5分最低))。32岁那年,大十字便草草地结束了职业生涯。

大十字在巅峰之后,直线下滑,有太多主观与客观、偶然与必然的原因了。而被谈论最多的,还是他的性情,他那最真实、最普通、最可爱的性情。

作为一个普通人,生于一座城,忠于一座城。将自己有限的天赋,全部兑现成了多特蒙德的辉煌。

大十字是这座城市最忠实的信徒,和每个普通的球迷一样,会唱每一首关于多特蒙德的歌,会讲每一段关于大黄蜂的故事。他甚至能像每个球迷将球队阵容、每个名字如数家珍般地,把南看台上各个死忠的名字烂熟于心。

申方剑那句“恶狠狠的眼神”,应该是大十字的专属。哪怕是耗尽最后一丝力气,他也会捍卫这座城市的荣耀。除了场上拼尽全力,在场下,无论是在大街小巷,还是与队友在更衣室里、与朋友在酒馆里,甚至是在镜头前,他永远口无遮拦,对所有“敌人”疯狂开炮。所以,每一次威斯特法伦播报“Keeeeevin!!!!!”时,都能得到最热情的回应。

当球员如同明星一般,遥不可及时,大十字的生活,或许和普通的我们,没有多少差别。狂的时候,扬言喝遍全城酒馆。事实亦是如此,每一次多特的庆功宴上,都少不了一个烂醉如泥的大十字。而疯的时候,当街扔烤肉,与其他队球迷冲突,输球沮丧之时,独自买醉,在柏林酒店大堂小便。

或许,带着三名U17小将去夜店打架斗殴,影响恶劣,不可饶恕。事后,大十字在发布会上,声泪俱下。我想,让他最痛的或许是离别。短短一年的斯图加特生涯里,不能说是有点出彩,只能算作极为挣扎。但降级之时,他果断站出来安抚球迷,承担责任,并表示不离不弃,即使在德乙,也愿继续同球队并肩作战。毕竟,对于真男人来说,一旦决定爱,便是深爱。

试想一下,多年以后,老去的我们,在自己出生的城市,开了一家小餐厅。和左右的街坊,一起为城市的球队加油,吐槽着死敌,和来往的过客,吹嘘着自己的当年勇。周末,在当地业余球队,秀秀技术。闲来,躺着午后的沙发上,与儿孙,展示着琳琅满目的奖牌,诉说着自己在马拉卡纳的辉煌,在温布利的遗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